您的当前位置:AG视讯 > 某区中学篮球大赛 >

网易娱乐频道

时间:2019-05-23

  《寻找周杰伦》表面上讲寻爱,但讲来讲去,对爱情都没讲出个甚么--观众看到的,角色们兜兜转转,不过在寻找快乐,不!说贴切点,是在避免痛苦!Paul示范的,自求多福的所谓新纪元爱情,是一种避免受伤的自恋;宇仔死了爱犬,养下一只宠物的条件是:不可比他早死,之后再加多一个条件:不可无故失纵。失恋之苦,天可怜见(特技:天开眼替男主角晒干泪水),唯有用下一次恋爱的甜美治疗掩盖。找到新的男人(当蒲蒲搂着吴彦祖坐上新的机车)时,一直寻找的歌曲也可不要了;爱情的理想性和复杂性全面陷落--小女人欲望万岁!

  早在前作《12夜》,林爱华已展示出她的小女子爱情观,隐隐透发那种在情欲角力下的占有辩证学,放在一直贯串港产片的大男人叙事传统旁,别出心裁,别有滋味;当然,那也多得监制陈可辛的协作,在精准的分镜分场和严谨的结构下,当年异军突起,令不少人感到耳目一新。

  影片最后请出周杰伦现身,画龙点晴,披上女侍应的蒲蒲俨如导演代言人,让他吃下最终的爱情糖果,由是一切苦的都得以过去,失去的死去的竟可复生(动画中),影片也终于结束了这一次小女子爱情神话历程。

  令人瞩目的是,上列那些角色固然各自展示出一种爱情生活方式,但更要紧的是:他们无一例外地成为镜头下的欲望对象。最明显的当然是吴彦祖那一段,几乎令我立即想起杨凡的《美少年之恋》,吴慢镜回头及指挥交通,完全在满足镜头背后的那些眼睛。何韵诗入油站那一段,众油站壮男看着她的眼光,收摄在她背后的镜头内,用意呼之欲出,编导犹恐不够喉,再安排众男玩水--水花四溅,男体纷陈,少女的欲望得到一阵子的释放--既羡慕又不敢亲身冒险,唯有一饱眼福,难怪蒲蒲对着何韵诗要作出这样的自问自答:「你是快乐的吧?我想你是快乐的。」

  《寻找周杰伦》表面上是一个少女情怀,寻爱梦幻的小品故事,看真些,观众却不难发现内里澎湃的女子欲望,伺隙倾泻而出;编导的恣意,夹杂着场面设计的难耐,化成一幅幅欲望图谱,叹为观止。

  《寻找周杰伦》换了陈德森作监制,林爱华自我发挥的机会大了,但结构却显得松散多了。电影借着蒲蒲寻找跟旧爱第一次相好听过的一首周杰伦歌曲,让她先后遇上宇仔(余文乐)、Paul(陈奕迅)、有很多名字的男人(吴大维)、有很多名字的女的士司机(何韵诗)和警察(吴彦祖),体会和思考这些人的爱情哲学,最后有所感悟,找到“真爱”。

  小女人心态的彻底呈现还得算是阿牛那一段,编导安排阿牛饰演一个专喜欢直男人的男同志,然后又安排一场同志交换CD派对,里面对男同志形象的处理有否典型化尚属次要,最难耐的,是对男同志的思维毫无认识,明显以一个女子的心态代入,以为共同欲求男人(而且是直男人!)身体便算盟友,天真烂漫之余,实在糟塌了一次探讨和对比同志和女子不同失恋情状的机会。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AG视讯